玄空法界
 

 法冠比丘尼

法冠無上義,靈明心湛寂,

任運智海益,廣演祖師理。                 文/李佳芳

 

 摩尼寶珠無價珍,自利利他無有盡,
萬行離相真心靈,開演如來心地印。
  法冠師父是我的大姊,很多人對她的認識,可能是從電視弘法開始,因為電視弘法的關係,有許多原本不認識的人,因為歡喜聽她講經而喜歡聽經,我自己原本完全不懂的經文,經過法冠師父深入淺出的詮釋,也產生了想進一步了解的興趣我想很多聽眾也有樣的感受,聽過法冠師父講解之後對於經文的內涵能更加深刻的了解其真實義,因為她解說經文絲絲入扣,帶領大眾進入佛法不可思議的微妙法義,俾使雅俗共賞,同得法益,我想這是很多人喜歡聽她講經的主因華嚴經上有說:「佛法無能說,雖智莫能解。」我想這就是對發起大願力弘法利生的善知識一種肯定的讚嘆因從聽經中得到法益,所以也介紹親近的朋友聽法冠師父講《金剛經》,每個星期天早上九點半至十點,晚上十點半至十一點重播,在十方法界弘法衛星電視台,可以收看到法冠師父講解《金剛經》,現在的網路也非常方便,上網打「法冠法師金剛經」,也可以立即收看到法冠法師的《金剛經》。我的朋友們雖然原本不認識大姊,但朋友們聽後的反應常讓我覺得與有榮焉,我想應該有許多人也是因為聽經而成為法冠師父的忠實聽眾,甚至在我的朋友群中就有人成為法冠師父的粉絲。
  雖然很多人是因為看了電視弘法而認識法冠師父,但在我心裡,她是我最愛的大姊,她是我家非常重要的支柱,我喜歡她純真善良的個性,欣賞她低調謙卑的態度,佩服她勇於承擔、認真負責的精神,她是一個心非常軟而且很容易受感動的人,我想這是心靈充滿真善美正能量的人共有的特質之一。而她對長輩的貼心孝順更一直是親友間的美談,親戚中有人十分羨慕爺爺奶奶晚年有這麼貼心的孫女照顧,她自己倒覺得這都是應該做的。曾聽人家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但大姊無論在爺爺奶奶生病前,甚至是後來病重時,都是無私無我的奉獻付出;爺爺奶奶病重時,我正在美國唸研究所,得知爺爺奶奶病重,我也是心急如焚,但知道大姊與媽媽都會盡最大的孝道,心裡就比較寬心。大姊從小一直跟爺爺奶奶感情十分親尤其是父親往生後,更是爺爺奶奶最依賴的對象,在兩位老人家最需要扶持的時候,大姊無微不至的照顧兩老人家,直到他們人生的盡頭。我想大姊的付出,爺爺奶奶不但很感動而且也很心慰。
  而說起大姊的修行路,她跟玄空法寺結緣民國八十四年,那時她剛大學畢業,有位師姐說要台南拜訪一高人,邀大姊一起成行,於是倆人初次來到玄空法寺,高人就是玄空法寺開山方丈全真上人;當時第二高速公路和東西向八十四快速尚未建設,到道場需行經彎彎曲曲的山路。曾聽大姊敍述說,她在那當下,想像一個畫面,以為高人是住在深山裡,鬍鬚又長又白,不苟言笑閉目養神地盤坐著,底下有一群弟子敬畏地跪著,所以第一次見到上人完全顛覆她的想像。她說上人的莊嚴相讓她初見面就覺得上人長得佛一樣,她很震有股莫名的熟悉感,忍不住想哭。而且她說上人好年輕,並非不苟言笑,而是無架勢,親和力十足。
  第一次與上人見面,上人慈悲地對她開示說:「你的福報非常大,要趕緊出來修,行菩薩道。」並不懂修行是什麼意思,但的結緣,有義工向大姊介紹了朝陽慈善功德會,大姊就把全家人包括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還有我們五個兄弟姐妹全加入功德會會員,之後固定繳會費就成為每個月必行的例事。而那次邀大姊一起去道場的師姐,在那當下向上人提出邀請,恭請上人去她家普照,大姊說其實她也很想這麼向上人說,但因為初次見面,不太敢開口,沒想到第二次見到上人,竟然就在家中!因為每個月固定繳功德會會費的緣故,在一次功德會全省的結緣行程,有幸被安排到,上人親自蒞臨家中普照,大姊覺得超感動,那份鼓舞和感動註定了她與玄空法寺深厚的緣分。
日日勤精進,佛國路已明,
隨緣印自性,無住菩提行。
  而因每個月固定繳朝陽慈善功德會的會費,在一次功德會電話聯絡中,得知道場的同修要去印度朝聖,於是因緣際會,大姊也一起報名與同修去印度朝聖。出發前幾天,她還因交通事故造成手骨折,雖然裹著石膏,但不影響她想去朝聖的決心願力。印度朝聖回來後,因為感恩諸佛菩薩庇佑而回道場感恩,那時每個星期四與星期六晚上道場有共修,到了共修日,大姊就問自己,感恩一次夠嗎?於是就再去感恩,又到了下個共修日,又問自己同樣的話,因為感恩心不斷,於是她從那時開始,每個星期四及星期六,都會從彰化開車台南玄空法寺參與共修。在共修中,她聽到上人的開示,回家後總喜歡與我們分享。上人常說:「人生有兩件事情不能等待,一個是行善,一個是行孝。」這開示得太好了,上人的開示總讓人有很大的共鳴,大姊覺得這深深啟發她要在道業上精進的動力,於是她不但道場的共修日不空過,就連朝陽慈善功德會的活動也都會參與。從那時候開始,她每星期四及星期六到台南共修,從彰化開車到台南一趟得花兩個多小時,星期一、三、五晚上去雲林靜坐,星期二晚上去府城結緣,禮拜天還有功德會安排的全省結緣,那時候只覺得她那麼辛苦,路程那麼遙遠,路也不熟,但她不退轉的精進心風雨無阻,就這麼一路堅持下來。
  每次的共修日,晚上八點上課,大姊都提早下午大約二點左右就到道場,每次出發前,我的爺爺及奶奶都準備一些自己在庭院種的菜,讓大姊帶去道場給大家享用,我曾問大姊為什麼要提早出發?她說去一趟來回要花不少時間,如果可以多做一些利益眾生的事,這樣會更充實些,我很好奇利益眾生的事,比如什麼事?她說她去道場,就開始進廚房幫忙洗菜切菜,然後煮大鍋飯,到傍晚時,她會去洗廁所,洗廁所完後到了用餐時間,然後接著就是共修的課程,因此她覺得去道場過得特別充實。出家前十年,她都是這樣不退轉,上人曾經開示:「人生最大的浪費,不是時間,也不是金錢,人生最大的浪費是生命。」大姊覺得能夠遇見上人是很大的福份,上人啟發她走修行這條路,能精進也是在感恩師恩,創造生命的價值,而她的精進力也感染不少同修,有些同修告訴她,本來想懈怠休息,因為想到她那麼精進,彰化到台南不是短距離,她卻不曾缺席,所以還是提起精神來道場用功。
名利刀口蜜,世人妄自迷,
大智般若啟,了心入空寂。
  我親愛的父親,在民國八十三年因猛型急性肝炎突然往生,我們一家陷入很大的悲傷和打擊,父親白手起家創立三家企業,大姊那時讀大三,因是長女的緣故,繼承父親的事業,父親往生一年後,大姊剛畢業的那個暑假才與上人結緣,大姊一方很積極參與道場的共修,一方面也把父親留下的企業經營得很好,這是我很佩服的地方,我覺得她溫婉的外表下有顆堅毅的心,這份堅毅的心念讓她勇於承擔,所以即使文靜內向,卻能以認真的態度和負責的執行力顧好每一筆訂單的品質,因此受到客戶們的肯定,甚至在出家半年前,一個已往來二十年的大客戶一再邀請她去外國設分公司,希望他們工廠所有五金配件訂單都由大姊幫忙處理,並且還要幫她介紹當地大客戶,我想如果大姊沒有出家,她會是一位跨國的企業家,但大姊那時已有打算出家,大姊說她非常喜歡當義工,因為上人的教化,想把有限的生命做無限的奉獻。而媽媽因學佛多年也歡喜成全,出家因緣也就自然水到渠成,民國九十五年七月十六日,大姊在玄空法寺落髮出家,上人賜法號法冠常圓。
起臥無常追,怎能妄念飛,
勤修般若慧,一動萬緣隨。
  「大姊出家」應該要和「大姊出嫁」一樣歡喜,這個道理我也好幾年之後才懂,從一開始的不捨到支持,支持的背後,終究還是不捨,想想我畢竟是凡人。我在美國多年,並沒有因為距離改變了我和大姊的感情,反而因為大姊出家讓我們的聯繫更密切,大姊總希望家人也能體認修行的重要,所以常把上人開示轉告我們知道,上人常開示:「人生有兩件事情不能沒有,一個是福報,一個是智慧。」因此大姊希望我在美國,多接近慈善團體,最好能去作義工利益眾生,如果在美國找到有法可依的佛寺也要常去,在生活中也要做些日課,比如誦經深入經藏,增長福慧,存錢來做建寺基金原本對這些一無所知的我也漸漸產生興趣,心靈上也感受到落實的喜悅,而大姊這份慈悲精進的力量,也感染了媽媽,媽媽從以前不會搭車,到現在自己常常從彰化搭車到台南玄空法寺當義工,接觸人群讓媽媽更開朗,為眾生無私的奉獻也讓媽媽更快樂更有活力。
  因此我們一家人都非常感恩上人,這一世我們有幸能和上人結緣,大姊法冠師父又能在上人領導的玄空法寺講經法行菩薩道,讓我們非常以法冠師父為榮,這都要感恩上人的成就,也感恩眾師父及同修對大姊法冠師父的愛護。最後以法冠師父的一首偈語,與大家共勉:「普化三千無邊界,聞聲救苦不曾歇,念念利眾念念覺,無來無去無量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