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慈空-季刊
 

選擇重新振作

做個「朝陽人」的莊博從師兄
三十三歲是人生的黃金時代,但對莊博從師兄而言,坎坷的人生,乖舛作弄人的命運卻幾乎使他無法繼續人生的旅程。
自小父親是個小兒痲痺,與母親結婚,育有六個孩子。一個殘障人士要扶養大口子本來就不容易,所幸,妻子賢慧,孩子也很懂事,生活雖然清苦,倒也把他們扶養成人,並結婚生子,莊師兄也在二十九歲時娶妻並育有一女。在三十歲那一年的七月,親愛的母親一覺不醒,與世長辭,癌症末期的父親也在一個多月以後相繼往生,留下龐大的醫藥費及喪葬費,由兄弟分攤。妻子更在不滿丈夫不但沒有家產反而分債務,而吵著離婚,莊師兄在百般無奈下簽了離婚協議書。幸好兄弟感情深厚嫂嫂代他照顧一歲多的女兒,使他得以到工廠上班。但是命運之神並不因此而放過他。三十一歲那年的八月在工廠工作時不慎跌跤,只是滑了一跤卻使脊椎受傷而致腰部及半邊的腿造成麻痺。短短的一年多連續痛失至親,不但負債纏身,且無工作能力,本身醫藥費也無著落,復原又遙遙無期,連生活都成問題。每思及至此,「死」的念頭便無時無刻縈繞腦海人生已了無生氣,拖這個殘破的軀殼,只會連累兄弟姊妹,連照顧自己的能力都沒有,如何來照顧幼小的稚女?有何資格為人父?無力償還親友的債務,有何顏面見諸親友?就這樣每天盤旋這些念頭,死的意念一次比一次堅定。
也許命不該絕,也許天無絕人之路,就在這時,社會善心人士發揮了最大的良能麻豆民眾服務社將他的遭遇登報,消息一經披露,名界善心人士接踵而至,金錢的援助為他解決債務,昔日的國小老師及法源寺師父的善導;朝陽慈善功德會的師兄師姊更是每月從不間斷的關懷,鼓勵他,使他注入生命力,更從每一期的「朝陽慈空」季刊中,看到那麼多比他更不幸的家庭,他覺得自己沒有權利選擇死,他選擇了重新振作當個「朝陽人」。首先響應的是姊姊全加人功德會,參加沒有多久,在一次車禍,全家竟然奇蹟式的平安逃過一劫,令他無限感恩,他靠著尚且能動的雙手,拿了手工來做。雖然一個月只是兩仟元的收入,但他更肯定自己。然而「天將降大任予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也許上天有意考驗,不但陸續動了三次手術,辛苦做手工的錢也領不到,有次慰問金也遭洗劫...。但是,由於心境的轉化,他都能坦然面對。他更積極地向所接觸的人勸說行功立德的重要。他欣喜的告訴我們,醫生說再忍耐半年,應該可以做些簡單的工作。除了「朝陽慈善功德會」之外,他非常感恩各界善心人士及親朋至友對他的援助,他能重生必定發揮自己的良能,為社會奉獻棉薄之力以資報答。讓我們共同祝福他吧!日玄(89.10.01 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