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慈空-季刊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因朝陽有愛

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因人間有情

關懷生命正視老人安養問題
朝陽慈善功德會結合同修志工善心人士,於每月第二個星期天,同步發動朝陽慈善列車,也往各地關懷受苦受難的眾生,使他們得到生命和心靈的慰助。本期為您報導的個案之一,現為植物人,寄養在嘉義私立家福老人養護機構的鍾先生,現年六十五歲,於八十六年二月廿一日因腦傷呈植物人狀況,且本身為低收入戶,無收入亦無任何子女;與其原同居人蘇小姐女士大他七歲,現年七十二歲,於八十五年辦理結婚手續,該女士本身也是低收入戶,年老體弱多病且無子女無工作及無其他家屬照料,兩人同病相憐相依為命。鍾先生於八十六年十二月經嘉義市社會局殘障福利課委託轉介,將其養護於家福老人養護機構到今。
從其同居人臉上淚水和令人哽噎的表情中,不難發覺在陰暗角落裡,隱藏著不為人知感人的故事,從受訪者機構負責人蔡小姐的敘述中,更曝露出老人安養與福利措施種種缺失的問題,值得相關單位實際的了解關懷和正視。
案主以前從事建築零工,而蘇小姐以前在關仔嶺旅館當女侍,兩人婚前同居約二十年,感情可比鶼鰈之好,直到八年前案主因再度中風格後跌倒造成顱內出血,變成植物人後在醫療中將儲蓄耗盡,因需終身靠三管(氣切管、鼻胃管、導尿管)來呼吸、進食和排泄,且均要旁人協助翻身、抽痰、灌食、洗澡等。而其同居人蘇小姐因年紀及體力已不堪照護案主,才報由社會局出面協助,最初社會局安排至財團法人護理之家中,但因每月的養護費用,本身須再自行補足部份差額約數仟元,而案主及其同居人因無任何收入及儲蓄,連蘇小姐之生活費用均告拮据,無法將其補足,財團法人護理之家因此沒有收容,後再經社會局轉介至現家福養護機構,而負責人蔡小姐亦本著愛心協助立場,替案主申請社會慈善團體之善心補助。幸有朝陽慈善功德會前去關注,每個月長久的給予資助幫忙,使其得以長期在此機構中養護至今,讓壓傷的蘆葦不被折斷,讓將殘方燈火不被吹滅,奄奄待斃的生命得以延續,以待奇蹟的出現。
據機構負責人蔡小姐,因其機構為私立性質,老人福利法中對小型私立非財團法人之機構訂立三不政策:即不補助、不免稅、不對外募捐等,因此無法得到政府任何社會福利的補助;在其他須負擔其機構基本人事開銷下,僅對案主酌收基本養護用,其他護理材料費、雜項費用等一律給予免費,當案主病情不穩定時,也協調特約醫院(嘉義大仁醫院)伸出援手,在醫療住院等雜費方面給予免收費用。
訪視末了,眼看著仰躺身體捲曲在三尺寬六尺長舖位的案主,身上長久來仍受三管插著才能存活下去痛苦束縛的情景,不禁悲從中來,頓感人生的無奈與無常;而其同居人蘇小姐對其感情之真摯,相互扶持,不厭其長期臥病在床之難,風雨無阻,每日探視並常伴左右,對其按摩手腳,說說貼心知己話語,人生至此一幕,豈不令人感動,人性的良知,恩愛情深不因外在之窮困痛苦而變,豈不也是當今社會結婚男女、夫妻所要秉持和學習的地方嗎?
案主鍾先生面對著前去探望他的這群朝陽人,似乎也給了我們很良善的回應,只覺他似乎輕闔著眼,如同熟睡一般,不時露出安詳的面容,雖然他不能語,但他似乎能感受到一股愛心的暖流,在向我們說謝謝您,感恩您!而我們也多從他的身上得到珍愛生命與緣份的啟發:「生命只有使用權,沒有所得權。」引導我們在有生之年,趁還能行走之時,善盡生命的使用權,發揮它的良知和良能,衷心的祝福他們...。玄離訪記(89.10.01 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