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慈空-季刊
 

化小愛為大愛

孝道是我國倫理的根本,儒家倫理是以「仁」為核心,而「孝」是仁的本源。所以《論語‧學而篇》說:「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歟!」而論語教化的孝道,更是吾人踐性成德以弘仁道的修身起點。
孝的本義是親子間所建立起來一種美好的關係。「孝,善事父母也。從老省;從子,子承老也。」《說文解字》注:「孝,好也,愛好父母也。」孝的行為是愛的表現,它發端於人類的天性。《荀子‧大略篇》「仁,愛也,故親。」因此,孝是人的道德心性初發萌始處,同時亦是貴為萬物之靈的人類所當宏揚的道德價值。
由於孝是中國倫理的中心價值,孝在儒家倫理體系中是仁的本源,所以孝行孝道可以擴充至所有的人際關係。所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又所謂:「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皆在「善推」而已,由敬愛吾人之父母,由近及遠,由親而疏,進而敬愛他人之父母。苟若無此推恩之工夫,不能由己及人,則孝可為私意所佔,而不成其仁,亦即不成其為孝;一個缺乏孝道的社會,必是人情澆薄的社會,更遑論是仁愛之實踐了。
環顧我們周遭社會中,能將己親之私愛,善推擴及至博愛他親者,雖不乏其人但亦不多見。本會審查委員林炎鳳師兄堪為楷模之一。林師兄身出寒門,父母恩愛,育有二男一女,家庭生序為次,幼小即侍親至孝。然造化弄人,林師兄於年少求學之際,即因嚴父不幸辭世,家中經濟頓時失依,而需輟學加入生產行列,是故,高中畢業後隨即就業,與長兄共同分擔家計,並開始報本反哺承歡膝下,期使慈母得以頤養天年。
及至年長另闢家室,有感於「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復為方便晨昏定省、侍茶奉湯,乃接時居於長兄處之慈母前往簷下同住,期能克盡人子之道。其間,不因娶妻生子而減損孝心一、二,亦不為個人事業之挫折、繁忙而作絲毫之改變,侍母之孝始終貫徹如一。雖然事業蒸蒸日上,但眼見慈母身體日漸凋萎,故萌生祈福之心,旋即到處祈求聖靈、菩薩庇佑其母身體康健;更假其母之名行善積德,望能為其母增福添壽。奈何人之生命終究有其極限,林家慈母往生前四、五年間長陷病榻,每日均需勞人送醫看診,林師兄一方面要兼顧家庭事業,另方面又需長期而不間斷的護送慈母就醫,其難為之處吾人可想而知。俗云:「久病床前無孝子」,林師兄能無悔的克盡人子之責,實足為吾人之表率。
林母幸得孝子,夫妻日以繼夜的細膩照料,但由於年邁體衰而每況愈下,終至不敵病魔,于年中往生極樂世界,享壽八十有九。難能可貴的是,林師兄於痛失慈母之際尚能節哀順變,並撙節喪葬費用贈予本會新台幣壹拾萬元及其它慈善團體若干金額,充作救急濟貧之需;復又以其母名義繼續參與本功德會善款之捐助,期能益增其先母之功德,並進而轉化其對慈母之孝心而為對蒼生之關懷;化小愛為大愛,造福桑梓,利益眾生。
有鑑於林炎鳳師兄之孝行義舉,足為生者表率,是故,將其善行簡撰成文並普為人知,無非希望本會成員及有緣眾生,閱後均能師法其行,普植愛苗,讓我們的社會充滿祥和、溫暖。◎吳國輝(87.01.01 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