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慈空-季刊
 

從跌倒的地方站起來

以前許多師父都告訴我,這是命,要忍耐要認命,但是全真上人他教我的是,如何來改變命運,創造命運。
如果有人問我:「人生能夠重來嗎﹖我會很肯定的告訴他,可以的,因我自己就是在朝陽重生,是上人給予我新生命!」
在二年半以前,因有謝麗紅師姐的引見,能與上人結緣,也沒想到因這次的結緣,會改變了我整個的命運!
記得當時,我對人生的心態,是抱持著過一天算一天,對於未來,我已經不抱著任何希望了,可是這些外人都看不出來,因為他們看到的是,我嫁了一個很努力賺錢而確實也賺到錢的先生。所以常會有人很好奇的問我,家庭經濟都很好了,為什麼我還那麼熱衷的在工作,把全部的時間用在工作上,好像有福不會享,聽到這些話,我心裡都會感到很悲哀,如果能有選擇的話,我也願意跟他們一樣,做一個平凡、全職的家庭主婦,只是當時我們的家庭,並不是像外人所想的。
十五年的婚姻生活,可以說都是在爭吵、謾罵中渡過,我們互相指責對方無法了解自己,我真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任何事情都無法達成共識,各持己見,終歸不歡而散。沒有人能告訴我們,誰對?誰錯?我們也曾努力嘗試著溝通,可是愈努力,卻使彼此傷的愈深。所以十五年一路走來,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兩敗俱傷」,在沒有辦法解決的情況下,我們選擇了拼命工作,藉著不斷的忙碌,讓自己來忘掉生活、婚姻中種種的不愉快,麻痺自己的痛苦。別人一定想像不到,我們夫妻之所以這麼努力的工作,並不是為了實現共同的理想而奮鬥,而只是不願輸給對方。
當我們為了錢而吵架,我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要賺很多錢,所以我常常說:「沒有錢萬萬不能」。可是當我們的財富一天比一天增加,我們換車子,換房子,可是卻無法換回家中一絲的溫暖與快樂。沒有快樂的父母,就不會有快樂的子女,看著漸漸長大的子女,思想上嚴重的偏差,我心裡真的很痛,很無奈,可是我實在無力去改變。這時,我真正體悟到,「金錢不是萬能」的無奈。
精神上的折磨,那種苦不是用言語可以形容的,因當時我們的情形,真的是好也好不了,離也離不成,在那段日子,我看到有人離婚,我真的很羨慕,因我覺得那是一種解脫。我的工作常需到各地去開會,每當會議結束時都是深夜了,當獨自一個人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常是邊開邊哭,都有一種念頭,人生這麼苦,如果就這樣撞死了,就算了。可是又有千萬個不甘心,不願就這樣便宜對方,支持我活下去的是心中的怨恨。
所以結緣的當時,上人告訴我:「人要行功立德,唯有靠自己行功立德,才能啟發福報,當福報啟發時,你不用特意去追求,可是你什麼都可以得到。」說真的,當時我並不相信,因為十五年來,我不是沒有努力過,我花了很多錢,去上了好幾位當時國內最具知名度的專家所開的各種溝通課程。也常到各廟宇去求神、拜佛,可是都沒有辦法去改變些什麼。光靠上人所告訴我的,只要行功立德就能改變,有這麼簡單嗎?可是,我也願意做,因為我在想,如果世間真有因果的話,大概我上輩子做得太壞了,如我現在努力的做,我就能求菩薩不要讓我下輩子再受這種苦了。所以從那時,我就開始加入義工的行列,照著上人所教我的,一步一步的做,不可思議的,沒有多久的時間,我的家庭有很大的轉變。這一切的改變,使我彷彿置身夢中,但它是那麼真實的呈現在我的家庭,一切的不愉快都已成過去,最高興的是,我先生謝榮文師兄他在功德會的投入與盡力,很多人都以他為榜樣,而我們全家也以他為榮。
所以我深信,人的一生中都會有貴人出現,只是看你自己是否能即時掌握機會,上人就像一座燈塔,在黑暗中給我們光明,指引我們一條正確的道路。上人讓我明白:「讓路給別人走,其實也是給自己一條路走,凡事先問自己做了多少;要改變別人,先改變自己。」這些道理看似簡單,似乎也都懂,但要真正做到,一定要有明師不斷的指導,和團體整個的力量來幫助我們。「人」是無法靠自己而成長的,所以今天我可以重生,是上人賜給我的。
以前,我認為佛法是消極的,因很多師父都告訴我,這是命,要忍耐。可是上人教我的是:如何來改變命運,創造命運。在婚姻的路上,我是摔得如此的慘,我以為我不會再有機會站起來;是上人,他讓我從跌倒的地方站起來,而且走得更好,更穩。
各位大德,也許你對自己的現況很滿意,很恭喜,因你是個有福報的人,那你是否願意將你的福報,延續給你的子子孫孫,那讓我們一起來行善、來植福。或是你也跟我一樣,在婚姻、在事業上跌倒了,無助、不知所措,只要你願意來到朝陽道場,上人會以慈悲的雙手,撫去所有的苦難,給予你一個全新的開始。
今天朝陽賜我重生,而後,我將為朝陽而生。◎日融(87.01.01 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