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生命 無限奉獻
若人求是菩提道  應捨富饒諸欲樂
為利有情求出家  修持最上清淨行
我於往昔無量劫  與諸有情多貪求
於五欲樂猛熾然  謂言受用常無足
我今覺悟諸欲樂  尊貴富饒及眷屬
悉能棄捨誓出家  精進為求菩提道
~《佛說大乘菩薩藏正法經》~

民國九十五年七月十六日,我在玄空法寺落髮出家,出家後上人賜我法號法冠證常圓。對我來說,出家將我的人生帶至另一個里程碑,我的內心充滿感恩,感恩所有因緣的促成,尤其是上人的啟發與教化和家人的疼愛,更是成就我出家的二大增上緣。

緣起

當時光隧道回到從前,彷彿就像昨日一樣鮮明,說起我的出家因緣就得從與上人結緣說起,還記得第一次與上人見面是台北彭淑貞師姊的引薦,這個師姊是我在台大醫院照顧爸爸時,一個看護介紹我認識的,爸爸因病往生後,彭師姊有時會打電話關心我,有一天她打電話問我說:她要去拜訪一個高人,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我很高興也很好奇隨她一起去拜訪。那時還沒有東西快速公路,一路上彎彎曲曲的山路,我的腦海浮出一個畫面,想像那位高人是住在深山的山洞裡,鬍鬚又長又白,不苟言笑在山洞裡閉目養神盤坐著,而底下有一群弟子敬畏跪著。所以第一次見到上人,完全顛覆我的想像,沒想到這位高人並沒有白鬍鬚,他是這麼年輕,也並非不苟言笑,而是這麼無架勢,親和力十足,那莊嚴的法相,讓我覺得怎麼長得那麼像佛!

初次看到上人時,我忍不住想哭,上人很慈悲對我開示說:「你的福報非常大,要趕緊修,行菩薩道。」修是什麼意思,我當時並不清楚,但是當彭師姊當面邀請上人到家中普照時,我心中充滿羨慕之情,心想自己這麼微不足道,大概還不夠資格提出這樣的請求吧?沒想到第二次見到上人,竟然就在家中!

緣續

初次到道場時,有師姊介紹朝陽慈善功德會,我把祖父母、父母、弟弟及妹妹共九人,全部加入功德會,而每個月固定劃撥繳款成為我最快樂的事情。沒想到在上人全省廣結善緣的行程中,總會安排上人到彰化家中結緣,這彷彿是上天的恩寵,帶給我莫大的鼓舞。第二次見面,上人對我的開示跟上次一模一樣,雖然我依舊不了解「修行」的含義。但是,那次上人來家中普照,那份鼓舞真是太感動了,也彷彿注定了我與玄空法寺結下深厚的緣份。

印度朝聖之旅

後來因緣際會,我跟隨道場的同修前往印度朝聖,前往印度朝聖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經歷,那是我第一次坐飛機,也是第一次出國,而且還是裹著石膏去朝聖,因為在出發前幾天發生了車禍,手骨骨折,因此裹上石膏,醫生得知我將要去印度,告訴我那邊醫療很落後,擔心我骨折的狀況,勸我不要去。幸好朝聖的心意很堅定,一心不想錯過這難得的朝聖機緣,於是就裹著石膏去朝聖。回台灣後同修打電話給我說:全部朝聖的人要集合回道場感恩。心想應該的,更何況一路上彷彿是佛菩薩的加被,我覺得身心自在,法喜充滿,一點也不受手傷的影響,是該回去感恩。那天回道場感恩剛好是星期四,過二天又要共修了,我心裡覺得感恩一次好像是不夠的,於是星期六又回楠西共修,又過沒幾天又到星期四,我心裡想只有感恩一、二次好像也還不夠,於是從那時候開始,我每星期四、六就會回道場共修。

峰迴路轉還是踏上修行路

還沒有來朝陽道場修行前,我對修行根本沒概念,我以為修行就是去廟裡拜拜,我的父親生前也很愛拜拜,小時候曾跟他去拜拜,他一天之中就拜了好幾間廟,那時候一整天下來,我覺得很累,我當時曾這麼想:有信就好了,一定要這樣拜嗎?拜一整天重複說一樣的話,我當時甚至會想,那麼多人在拜,那神明會聽到我在求的事嗎?我的母親在我國小的時候也接觸佛法,甚至有時會帶我去聽經,因為我每次聽經必定打瞌睡,所以我一直覺得我大概與佛無緣,也沒有什麼慧根聽法。

剛考上大學的那個暑假,我媽媽帶我去她常去的那個道場,有個師父告訴我以後最好出家,當時的我,與其說震撼不如說著實嚇了一跳,當下對修行懵懂無知的我,只想好好享受大學生活,所以就逃避,很少再去道場,像我這樣,跟修行壓根是不可能沾上邊的。

記憶中青燈伴古佛是在電視上或小說上的情節,是遇到重大挫折無奈的選擇,我的成長過程一向平順,沒想過有一天我真的會走這條路,而且以承擔如來聖業為榮,法冠從對修行全然沒概念,到能踏上修行路,這都要感恩我生命中的大貴人-上人的啟發,選擇出家這條路,更是上人的教化,自從跟上人結緣,每每在上人如沐春風的法語滋潤下,獲得無限的法喜和感動,我心裡明白出家不再像從前是事不關己的事,而是自然而然該走的路。

感恩上人的啟發與教化

雖然一開始是基於好奇才來玄空法寺,是基於感恩才開始來共修,但真正讓我可以持續從彰化到台南楠西的道場共修,是因為很喜歡聽上人開示,每一次聽上人開示,我都覺得是很大的心靈享受,是很大的精神饗宴,上人開示結束,我總有意猶未盡的感受,想再聽上人開示的心很強烈,所以每一次上人開示,我的精神都特別好,每一次都法喜充滿,沒有以前記憶中一聽法師說法就不知不覺打瞌睡的狀況發生,而且我覺得跟上人同世,住在同一國度,可以聽到他說玄空般若妙法,實在很幸運,所以即使我住在彰化,我也很樂於從彰化到台南參與共修。

過去我的生活圈除了學校就是家裡,上人開示說「未成佛前先結眾生緣」,於是我開始跟隨上人到處廣結善緣,這無形中也拓展了我人生的廣度與深度。那時,白天上班,星期一、三、五晚上去雲林靜坐,星期二晚上去府城結緣,星期四、六晚上到道場共修,禮拜天還有總會安排的全省結緣,日子過得甚為充實,每天都法喜充滿。

在一個機緣下,我開始在上人結緣室擔任服務的工作,發現上人每次都很珍惜跟每個眾生的結緣,他總是以平等心、廣大心、包容心、耐心去傾聽每個眾生說話 ,然後又不厭其煩、苦口婆心的叮嚀囑咐對方,真的是句句叮嚀善勸化,時時囑咐勤修行。看到上人用他的般若妙慧,大小圓融去安撫眾人不安的心,指引他們方向,我覺得上人實在是了不起的大醫王。

上人常開示說:「人生無常,要多行功立德,多行善。」有一次,他勉勵我要能捨、能容、能覺、能行,於是我開始參與朝陽慈善功德會發放救濟金與訪查個案 。還記得第一次發放救濟金時,我刻意記路線該怎麼走,方便下次再來。可是彎彎曲曲的山路,只見路旁皆是雜草,我忍不住問師姊:這路要怎麼記?記得當時的阿蕊師姊告訴我,當初他們也常常找不到路,每一次都要找很久,後來比較熟就知道了。我不禁感到很佩服,朝陽慈善功德會的義工,無論路有多遠、多偏僻 ,都能把愛心人士的捐助,送到需要的人手上。

後來我發現每一個個案背後,都有一段辛酸的故事,每每看到他們經過朝陽慈善功德會的幫助,由原先無助的眼神轉為感激的神情,我明白朝陽的情,是他們期盼已久的光明,朝陽的愛是他們渴望已久的溫暖。每當想到這裡,我更加佩服、更加敬仰上人的慈悲和願力,和創辦朝陽慈善功德會及建設玄空法寺的苦心,而玄空法寺從無到有,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可以看到上人的心血及巧思,從許多建材都用堅硬的石頭和大理石來看,上人要建設一個清淨莊嚴的修行地,上人想利益的不只是這世有緣人,更是後代千秋萬世的眾生。

對我來說,修行不但是學佛的開始,也是人生學習的開始,在生活上,完美主義的我,有時會過份期待事情可以達到盡善盡美的狀態,這時常常本我意識在作祟。上人說:「苦是自己集的,自我提升至無我是菩薩行。」於是漸漸學習以客觀代替主觀,反而覺得豁然開朗,如同上人所說:「有事沒事心中過,心中不留舊事愁。」就這樣每每在上人法雨滋潤下,心境縈繞幸福自在的感受。

有一次上人對我開示:「要藉事練心,要去成就一切。」這對心中無大志的我,彷彿又注入一支強心針,讓我在修行這條路上又多了一份精進力。我想如果我在道業上能有所長進,在人生道路上能更光明、更圓滿,都要感恩上人一再的提攜 ,感恩上人,一路對我善巧方便的成就,有時嚴厲的大聲教化,有時不說一語要我自己體悟,有時循循善誘的叮嚀。感恩上人,在我失意的時候,給我鼓勵;在我徬徨的時候,給我方向;在我無助的時候,給我支持,在我困難的時候,給我勇氣;在我痛苦的時候,讓我可以堅強。

時常慶幸能夠在今生今世遇到我最大的貴人上人,因為上人的言教、身教都激發我想把有限的生命作無限的奉獻,來到朝陽道場不僅讓我人生的廣度、深度更進一層,更讓我找到人生的價值。

在道場有許多師伯、師姆都把我當親生女兒疼惜,也有許多師兄師姊把我當自己妹妹看待,所以不僅僅是要成就自己,也要成就共業緣份一起回歸佛陀路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在華嚴經有二段話這樣寫:「無量億千劫,佛名難可聞,況復得親近,永斷諸疑惑」、「如來大慈悲,出現於世間,普為諸群生,轉無上法輪,如來無數劫,勤苦為眾生,云何諸世間,能報大師恩。」這無疑是上人的寫照,初次看到這兩段話,我不禁感動流淚,真的是多麼殊勝的機緣,才能遇到上人倒駕慈航!「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明師難遇,善友難逢」,如今因緣具足,怎能不把握機緣,上人也說:「人的生命猶如一枝蠟蠋,燃燒到盡頭就是生命的終點,重要的是燃燒的過程及意義,發大願力的人燃燒的光芒會照亮更寬廣的層面」,所以我毅然選擇化小愛為大愛,披上袈裟,承擔如來聖業,上求佛道,下化眾生,「將此身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除了上人的啟發與教化,家庭對我出家因緣的發展,也在我的成長過程中透露出契機。

父親的恩澤與庇蔭

我的父親是白手起家的企業家,或許是他吃過太多的苦頭,所以總給我們生活一切最好的。而且我的父親還是我的救命恩人,在我大約五歲那年,鄰居燒東西發生大火,波及我家的廠房及住家,當時發生在半夜,我媽媽抱著年幼的弟弟和妹妹跑了出來,我爸爸也抱著另一個妹妹跑出來,當我媽發現我還沒出來,我爸爸奮不顧身衝進火場救我,那場火災將我家的廠房及住家都燒盡,但因為我爸爸的勇敢,所以我毫髮未傷。

我的爸爸對我們這些子女期望很深,在我們小學的時候,他總是會去探聽那個老師風評最好,然後他會透過各種關係,讓我們被安排在最好的班級,給最好的老師教導,所以我的成長過程很平順,在生活上我除了課業上有考試的壓力外,可以說沒什麼煩惱,因為有父母及祖父母的愛護,小時候,我常想長大我要報答他們。

但這樣的願望卻來不及實現,法冠剛來朝陽道場修行的時候,我親愛的父親已往生一年,父親往生那年我大三,頓時人生從彩色變黑白,「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椎心之痛日夜腐蝕我的心。因為是家中的長女,我接掌父親留下來的事業,當時我爸爸是三家企業的董事長,我一直很自責,如果可以早一點幫爸爸承擔重擔,可以減輕他的負擔,可以多注意他的健康,他也不致操勞過度,在正值壯年47歲就病故,我在一些善書中得知為他行功立德可以讓他提昇,所以就不斷用他的名義捐款助人,甚至助印經書、捐白米、捐病床,因為覺得沒有辦法照顧他,我心中生起一種想法,只有佛菩薩才能照顧到他,因此我開始接近寺廟,祈求佛菩薩可以照顧我的爸爸,或許是佛菩薩的庇佑,也很可能是爸爸的牽引和安排,一年多以後,我的福報似乎顯露出來,我有這個福氣來到有法可依的道場-玄空法寺 。

阿公阿媽的厚愛

我從小就跟阿公阿媽感情深厚,我很欣賞阿公的正直、勤奮,欽佩阿媽的慈悲、溫柔,在我心裡,他們兩個就猶如菩薩化身,直到我長大,我依舊喜歡牽著阿公溫暖的手,在家裡的大庭院散步,而我也常常親阿媽的臉撒嬌,告訴她:她是我的寶貝阿媽,阿媽的脾氣超好,我覺得她的修為可以達到佛家所說的「無生法忍 」的地步,跟她住在一起,她總是那麼為人著想,絲毫都不會發脾氣,就因為彼此感情之深,難以言喻,我從很早就告訴他們我不要嫁,我要永遠陪他們,這不是隨便講講,真的有許多人要介紹對象給我認識,但我總是拒之於千里之外,這樣的因緣也讓我日後踏上修行路更能專心在道業上,在阿公阿媽相繼往生,也讓我深刻體會愛別離苦,即使像我這樣一切都很平順,但終究人生無常,一定要在因緣中再超越啊,那時家裡的人也知道我在道場修行已超過十年,終究會選擇出家這條路,於是出家這件事逐漸水到渠成。

母親無私的成全

出家前我還掌管家中的事業,弟、妹也在外地工作或念書,甚至大妹佳蓉遠在英國念書,排行老四的妹妹佳芳也在美國賓州大學攻讀碩士,要如何安頓好家裡,是我當時必須考慮的事情。幸運的是我的母親已學佛多年,她無私的成全我想出家的意願,不但支持我出家的決定,而且囑咐我要為眾生多奉獻,勉勵我出家後要弘法利生,要用最誠懇的心用心去對待每一個有緣人,甚至還幫我選出家的日子,帶我去作出家衣服,巧的是上人也幫我選同一天,而我的大妹佳蓉得知我要出家後,更決定提早回台灣接掌家中的事業,這也讓我對媽媽的掛念及家中的事業,有個放心的對象,就這樣我帶著家人的祝福,在慶祝師祖聖誕這一天順利出家。

當剃度儀式的音樂緩緩唱起,我的內心有無限感動,若不是上人的啟發與教化,我也不會找到人生價值的方向,若不是家人的支持與成全,出家或許只是一個心中的夢想,回顧過往,心中滿是珍惜與感恩,於是在剃度儀式中,我如是發願:「弟子法冠發願出家,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以師志為己志,以佛心為己心,護持上人,護持玄空法門,弘揚玄空般若妙法,自利利他,自覺覺他,隨心滿願,究竟圓滿。」如何將有限生命,作無限奉獻,是我今後要努力的方向,也是法冠終生要學習的課程,日後要學習和成就的事還很多,法冠也期許自己能更慈悲去包容一切,更有智慧去圓融一切,更有勇氣去承擔一切,最後以自己所寫的一首偈與大家共勉之:

心無罣礙觀自在
了心即見真面目
隨緣不變照性空
覺者同遊涅槃路
                                 ◎法冠證常圓(52期97.10.01)